景界第二十四期(2016.1)

一个讲故事的景区:让文学里的风景再次绽放

文/曹睿 上海奇创旅游规划设计中心 点击量:401

理学家朱熹将“游”解读为“玩物适情”,意为愉悦中的生命体验。如今,随着体验经济时代的真正到来,旅游者也不再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匆匆过客,而是玩物适情、情与物游的全程体验者。

如今,旅游者越来越追求原真的、深刻的体验感受,一些通过戏剧、音乐、小说等作品而被公众熟识的地方,也造就出一个个旅游胜地,吸引着人们去探寻最初悸动过的那缕情怀。于是,故事营销成为当下旅游景区提升与消费者沟通效率的有效手段。一个成功的“故事”会让游客对景区充满向往,甚至亲往探寻,如莎士比亚之于英国的斯特拉福小镇,莫扎特之于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堂吉诃德之于西班牙的塞维利亚……


然而,作品的魅力只是一个开端,从游客进入景区的时刻起,“故事”不再只是一个营销手段,而应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情境体验,贯穿在整个游览过程中。如何以一个有故事的景区引客,以一个正在讲故事的景区迎客?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上曾这样写道:“如果你去加东,一定要去爱德华王子岛;如果你去王子岛,就一定要去安妮的绿屋。” 

图1  安妮的绿屋外景


位于爱德华王子岛卡文迪什的“加拿大L?M?蒙哥马利国家历史遗址”,是女作家L?M?蒙哥马利的故居以及她的名著《绿山墙的安妮》中的主人公安妮的家。作品里动人的内容,让爱德华王子岛走入了大众视野;然而,成就了作者故居作为“文学爱好者的朝圣地”被瞩目的,却是一场还原了原著场景的游览体验,吸引着世界各国成千上万的人前去探寻“安妮的故乡”。

情景重现,回归历史的体验

蒙哥马利故居是一栋三层楼的绿色小屋,从周边农场的生产生活设施,到房屋内的家具摆设,所有用品都是作者所描写的那个时代的式样,成为上世纪初爱德华王子岛的风情、乡村生活的生动展示。故居内有一个作者生平的影像介绍,通过使用现代主义风格的解说系统,真实再现了蒙哥马利时代的生活,古朴而不陌生。同时,景区借助小说中人物环境营造的旅游点,将蒙哥马利与作品中的人物安妮组合成一个虚拟与现实相融合的故事,通过段落化展示,融入式环境,让游客身临其境,获得深层次的体验感受,对文学作品本身也有了更深的理解,相得益彰。

虚实融合,强化意境的体验
    
在景区展示的影视画面中,绿色山形墙、红色悬崖、蓝色大海等艺术景观,与作者生前影像、照片、小说中的叙述、引言等糅合在一起,同时把蒙哥马利与她小说的主人公安妮也融合在一起,营造出亦幻亦真的体验效果,带游客进入无限幻想的空间。

景区标识牌则主要使用老图片、花神、动物素描、蒙哥马利自传及作品中摘抄的引言,不仅展示出19世纪爱德华王子岛的自然生态信息,也体现出蒙哥马利对生活、对自然的无限热爱。大部分的标识牌可能只有一个标题、一幅照片(或绘画)、一段解说文(或是蒙哥马利的引言),但整个景区的标识系统,却完整地实现了虚构与真实的完美融合。


图2 安妮的绿屋内景


在《中国凤凰: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一书中曾这样写道:“世人知道凤凰,了解凤凰,是从沈从文开始的;许多人到凤凰,是沿着沈从文作品《边城》的字里行间来的”。

图3   凤凰古城


沈从文小说《边城》主人公翠翠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一直是外地游客前往凤凰寻梦的重要因素。然而现实中,许多游客仅停留在“白天逛古城,晚上进酒吧”的观光层面,虽然也感受到古城厚重的历史风貌,却未能体味到凤凰深刻的文化内涵。

实景剧目,打造视觉盛宴

为改变这一现状,古城开始推出大型实景演出《边城》,用音乐、舞蹈等观众喜闻乐见的形式,立体呈现文学作品《边城》的艺术形象,将民国时期的湘西民俗、民歌和民情完整地演绎。舞台位于凤凰古城外的森林剧场,观众席是传统的剧场式,舞台则一分为二:前台是实景与表演空间,有重组、再造、更新、变化的功能,后台则是开敞的、深延的,有绵延的远山、流淌的沱江、古色古香的吊脚楼。人造景与大自然相结合的表演空间,将一座烟雨诗画中的凤凰古城呈现在游客面前,带来一场震撼视觉与心觉的绝美体验。

忠于原著,重视文化体验

文学作品《边城》最大的特点,在于作者以诗化语言将湘西风景人物的诗情画意表现得淋漓尽致;还在于作者对于家乡风情的陌生化审美,把日常生活表达得新颖别致、独具一格。作品中所描述的独特渡船渡河方式令所有人记忆深刻:“渡船头竖了一枝小小竹杆,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了一段竹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竹缆上,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慢慢地牵船过对岸去。”这种渡河方式是湘西独一无二的标志性风景,一如西南独龙族的溜索、羌族的铁(竹)索桥,是受到国际学界高度关注的交通方式。

从游客角度来说,对当地文化的深度体验,需要一个平台,既能充分展现地方特色文化,又能以值得品位与回味的感官体验,为旅行注入诗意和神韵。森林实景剧《边城》就运用景观再造,把文学里的“风景”做了审美化的真实呈现。舞台前区用一片“水域”再现了一个真实的“拉拉渡”,爷爷和翠翠用“拉拉渡”渡人过河的场景就在眼前,一种异地异域异样却又似曾相识的风情向观众扑面而来。舞台中区不断变换布景,有时是吊脚楼群,有时是田间地头一片油菜花开,还可能是水边的作坊,有赶场人路过,有渔人担着鸬鹚挎着鱼篓归来……让人们看见真正的湘西山水,聆听真实的湘西声音,并泛起淡淡的乡愁。从表演内容来看,剧目以《边城》剧情为基础,尽可能地忠实于原著,将这部作品不同凡响的品格得到更广泛地释放。可以说,一部舞台艺术剧和山水实景相结合的创新之作,让文学里的风景走出来,为游客定制了一场精美绝伦、风情万种的文化体验,让人们对于纯美爱情和真善美无限向往,更让湘西文化精髓得到传播与升华。同时,一场成功的文化剧目,有助于呼吁人们对于民族文化的重视,引领大众找到文化自信,将传统文化深度挖掘并发扬壮大。

图4  实景剧《边城》


结语

一部作品,让游客熟识了一方水土,游客通过故事来建构思考,与作品中的人、物之间产生情感认同,进而从假想的体验中抽出身来,产生了亲身游历的迫切需求。日本著名美学家今道友信将人的审美知觉表述为“日常意识的垂直中断”,以游客审美知觉的角度来看,要想达到“中断”的效果,必定是一场身临其境的完美体验。因此,景区需要营造出一种真实感,保护好地域原有风貌,营造与环境相符的文化氛围。在旅游景观的打造、旅游产品的设计等方面,将小说勾勒的虚拟形象植入现实的载体之中,延伸产品内涵,充分考虑游客体验、审美与休闲的终极需求,将文学里描写的那抹风情,在现实中完美绽放。